潸然泪下母亲节沉读十篇关于母亲的文章

 

  我妈妈奸诈诚恳,毫不火速。若是受了,她往往并不感受,过后才大白,“哦,她正在笑我”或“哦,他正在骂我”。可是她从不算计,不久都忘了。她气度广大,不念旧恶,所以能和任何人都和洽相处,一辈子没一个朋友。

  妈妈并不笨,该说她很伶俐。她身世殷商家,家里也请女先生教读书。她不单新旧小说都能看,还擅长女红。我出生那年,爸爸为她买了一台胜家名牌的缝衣机。她买了衣料本人裁,本人缝,正在缝衣机上缝,一会儿就做出一套衣裤。妈妈缝纫之余, 常爱看看小说,旧小说如《缀白裘》,她看得吃吃地笑。看新小说也能体会各做家的气概,例如看了苏梅的《棘心》,又读她的《绿天》,就对我说:“她怎样学着苏雪林的《绿天》的调儿呀?”我说:“苏梅就是苏雪林啊!”她看了冰心的做品后说, 她是名牌女做家, 但不如谁谁谁。我感觉都得当。